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中国网络展览馆 > 井冈山精神网上展馆

井冈山精神的哲学思考


发布时间 :2014年09月18日 11:1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 手机看视频

井冈山精神,是以毛泽东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带领革命队伍培育和创造的一种革命精神和优良传统的生动体现。它既是中国革命特定历史环境中的产物,又给中国革命队伍和建设以巨大的影响。形成井冈山精神的井冈山革命斗争,虽已过去了八十周年,时代变了,环境变了,任务变了,但井冈山精神所蕴含的本质,所昭示的真理,所显现的作风,永远没有过时。在新世纪奔小康的征途上,我们党要带领全国人民完成新的伟大的历史任务,仍然需要继承和弘扬井冈山精神。井冈山精神既是中国革命所需要的一种精神,也是进行现代化建设所需要的一种精神,更是我们党在新世纪头20年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所需要的一种精神。2001年6月江泽民同志在视察江西时概括的“坚定信念、艰苦奋斗;实事求是、敢闯新路;依靠群众、勇于胜利”的井冈山精神,既体现了当时井冈山斗争的特定历史条件,又包含深刻的哲学原理,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具体表现。学习井冈山精神,必须深刻理解和把握它所蕴涵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思想。

一、“坚定信念,艰苦奋斗”体现了前进性与曲折性的统一

马克思主义辩证法告诉我们,事物的发展不是直线式的,而是前进性和曲折性的统一,用形象的语言说,是螺旋式上升、波浪式前进。例如人类社会的发展,总的趋势是共产主义代替资本主义,但这一过程是曲折的。它反映在人们的观念中,就是要坚定共产主义的信念,同时又要艰苦奋斗,准备牺牲。从这一角度看,井冈山精神中的“坚定信念,艰苦奋斗”,正体现了马克思主义辩证法关于事物发展的前进性和曲折性相统一的原理。我们知道井冈山革命斗争,是在第一次大革命失败,中国革命处于低潮时兴起的,是在“白色势力的四面包围”之中进行。当时敌我力量之悬殊,武装斗争之残酷,经济情形之恶劣,在中国革命历史上均属罕见。而井冈军民之所以能够做到“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有坚定的共产主义理想信念和艰苦奋斗的作风。

坚定的信念不是凭空产生的,而是建立在对社会发展规律和共产主义事业必胜的深刻理解的科学基础之上。马克思主义是科学,对马克思主义的学习不能盲目崇拜,原本照搬。当时的大革命失败,的确使党内外一些同志的革命信念发生了动摇,提出了“红旗能打多久”的疑问。但坚定的信念来自哪里?来自于对马克思主义原则立场、方法的科学运用。以毛泽东同志为首的共产党人,他们正是运用了马克思主义观点对中国的现状和中国革命进行了科学地分析之后,才树立起这种信念。比如:相比较而言,俄国的工人成分比重较大,他们可以搞城市暴动,而中国是个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社会,农民占绝大多数。这使毛泽东同志意识到,中国革命首先要把重点放在农村。他们在总结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失败教训中,悟出了一个道理:要改变中国的现状,就要自己把握枪杆子,要有自己的人民军队。从戌戊变法到辛亥革命,从辛亥革命到第一次国共合作累遭失败的原因是什么,就是因为资产阶级的软弱性和革命队伍不彻底性,就是因为没有自己的军队。毛泽东从矛盾的观点出发,全面地研究了中国国情,从而提揭示出了中国革命的发展规律。他引孟子“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的话,向战士们解释说,别看现在全国都是蒋介石的统治,由于他代表大地主大资产阶级的利益,一定会遭到全国人民的反对,终究会失败;别小看我们不到一千人,我们是工农革命,代表全国人民的利益,正义的事业一定会胜利。毛泽东同志在1928年写的《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和《井冈山的斗争》,1930年1月写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中,从中国是个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国情出发,从理论上回答了“红旗到底能打多久”的问题。他深刻分析了一国之内,在四周白色政权的包围中,小块红色政权发生和存在的原因,指出:“我们看事物必须看到它的实质,这才是可靠的科学的分析方法。”通过现象抓住本质的科学分析,使毛泽东同志在革命正处于低潮的极端困难情况下,充满信心地预言,中国革命的高潮就要到来,“它是站在海岸遥望海中已经看见桅杆尖头了的一只航船,它是立于高山之巅远看东方已见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日,它是躁动于母腹中的快要成熟了的一个婴儿。”中国革命发展的历程已经充分证明毛泽东同志预言的正确性。

共产党人的最高理想是实现共产主义,但实现共产主义并不一朝一夕的事情,而是要经过几十代人的艰苦努力,必须坚持艰苦奋斗的精神。井冈山的革命斗争充分证明了这一点。在井冈山斗争的艰苦岁月里,井冈军民没有粮食自己种,没有衣服自己做,没有交通工具就用两条腿走,硬是靠着艰苦奋斗的革命精神,百折不挠,勇往直前,奋斗创业,用劣势装备战胜了装备精良的敌人。军民之所以能团结一致,具有强大的凝聚力,也在于军民上下同甘共苦,同舟共济。在井冈山时期,朱德军长与士兵一同下山挑粮;在长征途中,毛泽东同志把马让给伤病员和战士,自己柱着棍子翻山越岭;在延安的士窑洞里,周恩来同志与战士一样纺纱织布。军民就是在艰苦奋斗中凝聚了力量,成为我们从胜利走向胜利的重要保证。战争年代前辈们打仗,需要艰苦奋斗,现在我们建设祖国全国建设小康同样需要艰苦奋斗。因此坚定信念,艰苦奋斗充分体现了马克思主义唯物辩证先前进性与曲折性的统一。

二、“实事求是,敢闯新路”体现了尊重客观实际与发挥主观能动性的统一

“实事求是,敢闯新路”是井冈山精神的核心,蕴涵非常丰富和极其深刻的哲学思想。它集中、生动地体现了马克思主义哲学关于客观与主观相统一的原理。

首先,实事求是、敢闯新路,就是承认外界事物的客观实在性,坚持从物到感觉和思想的唯物主义认识路线。在实际工作中坚持物质第一性、意识第二性的根本原理,就是要人们在观察和处理问题时一定要从客观存在的事实出发。坚持唯物论,尊重客观事实,尊重客观规律,是马克思主义者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基本前提。只有在尊重客观规律的前提下,发挥主观能动性,才能达到认识事物的高级阶段,才能闯出一条新的路子走。井冈山斗争时期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正是遵循这一原则,从当时落后的社会生产力,腐朽的封建统治,革命国力量处劣势,人民群众还没有完全觉醒,反动势力的强大的实际情况出发,审时度势,应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对中国革命进行分析认识,从而把握了发展规律,从实际出发制订出一系列政策和策略。

其次,“实事求是、敢闯新路”,特别是“敢闯新路”,不但肯定了人们能够在实践中能动地认识世界,更是肯定了人们能够以对客观规律的正确认识为向导去能动地改造世界。在世界是否可知的问题上,有可知论和不可知论之别,而在可知论中,又有唯心主义可知论和唯物主义可知论、直观唯物主义可知论和辩证唯物主义可知论之分。以黑格尔为代表的唯心主义可知论者,虽然也承认世界是可知的,但他们却把物质和精神的关系颠倒了。直观唯物主义者虽然也肯定世界是可知的,但由于他们不了解实践是认识的基础,不能把辩证法应用于认识论,因而他们的可知论只不过是一种机械的、消极的、静止的反映论。马克思把实践引入认识论,认为人们的思维不仅可以在实践基础上正确地认识世界,而且还能依据对客观世界的认识,又在实践中能动地改造世界,辩证唯物主义的认识论是能动的革命的反映论。“敢闯新路”正体现了这种能动的革命的反映论。

实事求是,敢闯新路是统一的,只有实事求是,才有可能闯出新路;反过来说,只有敢闯新路,才能真正做到实事求是。井冈山斗争时期,以毛泽东同志为代表的共产党人,正是以这种实事求是的态度和敢闯新路的勇气,开辟了以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道路。大革命失败后,共产国际对中国的革命形势估计不足,加上党内不少人对十月革命成功的经验奉若神明,满腔热血缺乏理智、照搬马列却无视中国实际。在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广州起义的都失利的情况下,仍高喊要进行革命势力与反革命势力的大决斗,要以城市暴动来推动全国革命高潮的到来。毛泽东对此进行了尖锐的批评,指出:“不顾主客观条件,犯着革命的急性病,不愿意艰苦地做细小严密的群众工作,只想大干,充满幻想。”打了胜仗就骄傲,打了败仗就消极。而有的人对根据地建设缺乏认识和热情,提出“红旗到底打得多久”的疑问,认为“山沟里走不出马列主义。”为此,毛泽东实事求是地及时总结了井冈山以及别地的经验教训,并进行了艰苦的理论研究,以一种“敢闯新路”的探索精神,在革命实践中寻求中国革命的道路。他顶住来自共产国际和党内教条主义的巨大压力,立足中国国情,提出走一条“以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夺取城市胜利”的新路,不权在理论上阐明了中国革命应该以“农村为中心”,而且在实践中科学地解决了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中国革命的建设、方向、性质、道路、政策与策略等一系列问题,如:从放弃攻打长沙转为“退萍乡转湘南”;从“三湾改编”决定把党支部建在连上来提高军队的战斗力,到在军队内实行官兵一致、军民一致、干群一致,瓦解敌军和宽待俘虏,用无产阶级的思想去教育和造就一支新型的军队;从“三大纪律六项注意”,游击战“十六字诀”,到坚持工农武装割据,建立红色政权,全面推进根据地的政治、经济、军事和社会发展,以及关心群众生活,注意工作方案等,都表现出“实事求是、敢闯新路”的革命精神和宝贵品质。可以说井冈山精神是以“实事求是、敢闯新路”为核心的中国革命精神,是在实践中创造出来的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的精髓。

三、“依靠群众,勇于胜利”体现了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的立足和归宿点的统一

历史唯物主义认为,生产方式是人类社会存在和发展的基础,社会发展的历史是生产发展的历史,是生产方式向前发展和新陈代谢的历史,而从事物质资料生产的人民群众则是社会历史的创造者。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人民群众既是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创造者,又是社会变革的决定性力量,他是认识世界的主体,也是改造世界的主体。因此,要正确地认识世界和有效地改造世界,要推动人类社会历史前进,就一时一刻也不能离开人民群众。谁同人民群众在一起,顺应历史的潮流,谁就无往而不胜;谁站在人民群众的对立面,逆历史潮流而动,谁就无法逃脱灭亡的命运。井冈山精神形成动力的源泉“依靠群众、勇于胜利”,正是建立在唯物史观这一基本原理基础之上的,是对这一基本原理的创造性运用。

井冈山斗争时期,以毛泽东同志为代表的共产党人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始终把依靠群众和群众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在军队中实行民主化,官教兵,兵教官,兵教兵的官兵平等,团结协作,极大地提高了军队的战斗力。井冈山斗争时期的红军来自五湖四海,有正规军武汉警卫团,南昌起义的部队,有安源矿警队和工作纠察队,有醴陵、平法、安福、湖南的农民自卫队或义军,还有井冈山当地的绿林军,共同的理想和党正确的领导把各路人马紧紧地团结在一起,红军中连有支部,排有党小组,班有党员。健全的党的组织加强了党对军队的领导,也加强了党走群众路线的信念。同时每个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又极大地影响带动了周边的战士和群众。比如:设立士兵委员会,官兵同吃同住官兵平等。红四军军部发钱时,朱德、毛泽东、陈毅等领导人都和战士一样排队领钱,晚上点灯只点一根灯芯。同时党和红军还特别注意尊重群众,虚心向群众学习。向群众学习熬土盐土硝,利用中草药治病,游击战中学习打圈圈,战斗中学用竹钉子,滚木,“松树炮”,陷阱等。人民群众的创造发明为根据地渡过难关起了重要作用。

“依靠群众,勇于胜利”是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理论精华,即“从实践中来到实践中去”或“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才能取得胜利。脱离群众就无胜利可言,井冈山斗争的史实就证明了这一点。1928年7月,红军31团在数万农民的支援下,以一个团的力量把敌人十一个团围困在永新城周围达25天之久,有力地粉碎了敌人的“会剿”。父送子,妻送郎当红军的动人场面到处可见。军民团结造就了井冈山根据地的“森严壁垒、众志成城”,即使“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这充分说明了“依靠群众、勇于胜利”,是毛泽东同志把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在中国革命和建设中的具体运用,是中国共产党人一个独创性的贡献,是井冈山精神形成的力量源泉。(责任编辑:陈国禄)

作者简介:

唐春,男,江西井冈山企业集团副总经理,高级政工师;

刘群英,女,井冈山茨坪林场党委办公室主任。

参考文献:

1、《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人民出版社,1987年版。

2、《毛泽东选集》1~5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第2版。

3、《邓小平文选》,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

4、江泽民《论三个代表》,中央文献出版社,2001年8月第1版。

5、刘孚威:《井冈山精神——中国革命精神之源》,江西人民出版社,1999年10月第1版。

6、南京军区政治部宣传部:《井冈山精神》。1997年6月,内部资料。

7、韩京承:《让井冈山精神代代相传》,江西人民出版社,1999年3月版。

8、江西省井冈山精神研究会:《弘扬井冈山精神与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央党史出版社,1997年9月北京第1版。

9、《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选读》,人民出版社,1999年7月版。 

热词: 井冈山精神 哲学思考 弘扬 责任编辑:张迪